觀音一百籤

常見於觀音寺,例如台北市龍山寺,在百首籤詩中普遍性僅次於雷雨師一百籤,但是這本籤詩在各地差異很大。
search
觀音一百籤
第八籤
上籤。丑宮
歲寒松柏古栽培、
雨雪風霜總不摧、
異日必當成大用、
功名作個棟樑材。
remove_red_eye 8,086
掃描QRCODE在手機瀏覽
flash_on付費服務 ‧ 老師解籤
選擇你想要問籤卦的項目及填寫內容,請老師來解答
功名生意疾病婚姻感情出行官司時運求財求子解夢

觀看老師解籤實例

* 籤詩
歲寒松柏古栽培,雨雪風霜總不摧,異日必當成大用,功名作個棟樑材
詩意
此卦此卦松柏茂林之象。凡事有貴氣也。
解曰
路上亨通。終身有功。田蠶豐熟。家道興隆。
聖意
家宅 吉。
自身 順利。
求財 中平。
交易 旺。
婚姻 成。
六甲 男。
行人 有信。
田蠶 利。
六畜 損。
尋人 至。
公訟 有理。
移徙 吉。
失物 見。
疾病 安。
山墳 吉。
故事
1.范文正公斷虀畫粥
范仲淹很小的時候,他的父親就去世了,母親帶著他改嫁到朱家做繼室,他也隨了繼父的姓。因為范仲淹還少不更事,再加上繼父對他也很好,因此他並不知道自己是繼子。

范仲淹是個勤儉刻苦的人,但是他的其他朱家兄弟卻不是這樣,他們不知道用功求學,還揮霍無度。范仲淹經常規勸他們,起初他們還閉耳不聞,聽的多了,就把他們給惹火了,對范仲淹說:「我們自用朱家的錢,關你什麼事。」

此時范仲淹才知道自己不是朱氏子孫,雖然繼父待他很好,但是他決定要自己獨立,便收拾簡單行囊,到學子集中之地南京應天府去求學。

在這裡,他學習更刻苦了。每天晝夜苦讀,五年間沒有解衣就枕,夜深睏倦的時候,他就用冷水拂面。因為不接受繼父的供養,他生活十分困難,吃的也非常簡單。他每天煮好兩升米的粥,冷卻凝固以後,劃成四塊,早晚兩頓,一次吃兩塊。他的菜也非常簡單,只是把蔬菜切碎,加上一點鹽和醋,燒熟了就吃。

有一個和他非常要好的同學看見范仲淹這麼對待自己,非常同情他,就從家裡拿來好吃的東西,給范仲淹吃,范仲淹非常感激的接受了。

但過了幾天,他發現范仲淹並沒有吃送來的飯菜,他十分生氣。范仲淹便對他解釋說:「我並不是不感激你的厚意,只是我艱苦慣了,擔心吃了你的好飯菜,將來就再也吃不下粗米粥飯了,到時候又有誰來同情我呢?」

資料來源:http://tw.epochtimes.com/bt/6/10/25/n1498668.htm

如果為了籤詩排版因素,而簡略故事標題文字,會帶來解籤上的困擾。

2.裴度還帶
唐朝中書令晉國公裴度,長得又瘦又小,沒有貴相,屢屢在功名場上受挫,他自己頗為疑惑。當時正好有個相面的人在洛中,很為士大夫們所推崇。裴度特意拜訪了他,向他詢問自己的命運,相面的人說:“郎君你的形神,與一般人稍有不同。如果不作達官貴人,就會餓死。現在我還看不出來貴處,可再過些天來訪,我給你細細看看。”裴度應允了。

有一天,他去遊覽香山寺,徘徊於走廊和側房之間。忽然看見一個穿素衣的婦女,把一個提袋放在寺廟的欄桿上,祈禱祝願了很長時間,瞻仰拜謝之後就離去了。過了一會兒,裴度才看見提袋還在原處,知道是那個婦女遺留下來的,遂考慮追上送給她,可已經來不及了,於是就將提袋收起來,等待那婦女再返回來時還給她。太陽落山了,仍不見那婦人回來尋找遺物,裴度就帶著它回到旅館。

第二天早晨,裴度又帶著那提袋去香山寺,寺門剛開。他看到昨天那個婦女急急忙忙跑來,茫然失措,那惋惜長嘆的樣子,好像有什麼意外的災禍。裴度就迎上去問她出了什麼事。
那婦女說:“我的父親沒有罪被拘押起來,昨天有個貴人給我二條玉帶,一條犀牛帶,價值一千多串錢,打算用它來賄賂主管的人,不幸丟失在此,看來我老父親就要大禍臨頭了。”裴度很同情她,又仔細地追問那東西的顏色,她都說對了,裴度遂將那提袋還給了她,那婦女哭著拜謝,請裴度留下一條玉帶,裴度笑著回絕了她。

不久,他又回到相面人那裡,相面人仔細審看之後,聲色大變,驚嘆說:“你一定做了善事,積了大德,前途不可限量,這不為我所知了。”裴度即將前幾天的事告訴了他。
裴度後來果然位極人臣。

注:元代關漢卿以此故事為題材作元曲《裴度還帶》。

( 資料來源:《太平廣記》)

這個故事的啟示是:行善可以改運,求籤者情況符合此故事者宜發願行善,記得要先行善,後改運,所以這不是先享受後付款的『許願』,而是先付款後享受的『發願』。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之際,關鍵性、決定性的考驗,要如何面對?這就是我們要深思的。

3.姚能遇仙(本籤多不採用此故事 ,故事亦尚未尋獲)
第八籤也有『姚能遇仙』故事, 基於觀音一百籤同時有『姚能 受職』、『姚能遇仙』兩則故事,我們暫定姚能二字流傳沒有錯誤,加上觀音一百籤故事涉及明代(如第十六籤『明神宗要活海瑞』故事),或許明代姚能(明代醫家。字懋良,號靜山。海鹽(今浙江海鹽)人。善工詩,好吟詠,精醫理。精《傷寒家秘心法》、《小兒正蒙》、《藥性辨疑》等書,均佚。其醫道兼精,晚號玉冠道人),正是故事主人翁也不一定,在有進一步證據之前,尚屬未定論。
menu
頂尖的合作夥伴及感謝

載入中....